[钢炼同人]夺回

◆依旧无明显CP,脑洞产物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你好! 80年承蒙厚爱,这里是哈勃克杂货店。只要一通电话,立刻货送到您家!”退役军人哈勃克调小了收音机音量,一边掐着烟头,一边机械地回着电话。
“喂喂!哈勃克,我是布雷达!”电话那头传来老战友异常急切的声音。
“哦,布雷达,怎么了?”哈勃克问道。
“你现在!立刻!马上!到中央市来一次!”
“唉?现在吗?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别问这么多了,赶快买最近的一趟火车票过来,记得一会儿打电话告诉我到达时间,我到火车站接你,你来了就知道了!”布雷达在电话那头依旧急切又略带兴奋地说道。
“什么叫来了就知道了啊,你这家伙,哪怕是给我介绍波霸妹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吧,现在我可是有正经工作的哈勃克店长,平时也很忙的啊。”哈勃克撸了下那头杂乱的金发,开玩笑地回道。
“哈勃克,”布雷达的声音终于平静了点,“还记得马洛克医生吗?”
“就是之前上校派你去东部找的那个可以用炼金术治病的医生?”哈勃克皱了下眉。
“是的,我们终于找到他了,或者说是他终于找到我们了!现在就在中央市!电话里解释不了这么多,你快买车票过来吧!”布雷达道。
“布雷达,你们哪,永远都不会让我安安静静地做个杂货店店长对吧?”哈勃克嘴角微微上扬了些。
“哈哈哈哈”布雷达在电话那头笑道,“这里还有个赊了你一大笔账的人,成天惦记着要怎么继续赖你账呢,快来吧,中央市的大家也都很想和你细说我们在约定之日的英勇事迹呢。”
“我已经在广播里听说了你们的战绩了,不想再听你们唠叨一遍了啦。”哈勃克戏谑道,“了解了,布雷达少尉,我会买最早一班火车来的。”挂了电话,哈勃克把轮椅车推向里屋,准备收拾行李出发。

◆◆◆◆◆◆◆◆◆◆◆◆◆◆
战后的中央市火车站嘈杂依旧,随处可见维持秩序的军人和军队的补给帐篷,看来确实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啊。哈勃克一下车就看到了便服打扮的布雷达朝他挥手,旁边还跟着一位他现在非常不想见的女性,是的,他在东方司令部的前女友,被马斯坦上校棒打鸳鸯硬是拆散的前女友----蕾贝卡·卡特琳娜少尉。
“哟,看来我在中央也很受欢迎嘛!”哈勃克下意识地摸了摸好久没打理过的小胡子,“多谢两位在百忙之中抽空来接我这个前战友啦。”
“你好,哈勃克。”蕾贝卡稍稍弯下腰,让视线和哈勃克齐平,“多日不见,你到是比我们这些上了战场的人还更沧桑嘛。不能因为因为腿脚不便就对自己放松要求哦,男人形象还是很重要的。”说罢便朝他眨了下眼。
“……”哈勃克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好的,卡特琳娜少尉,稍后我会改正的。”
布雷达看了下表,“哈勃克,事不宜迟,上校和马洛克医生他们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我先去发动车子,顺便和医院那边打个电话。”说完便大步往出口处走去。
“嗯,好,我们稍后就跟上。”哈勃克回道。蕾贝卡很自然地推着轮椅车, 也慢慢往出口方向走去。
“蕾贝卡”哈勃克苦笑着,“其实你不必推着我啦,我现在上肢力量可是比原来强多啦,没准轮椅跑还能得个冠军啥的。”
蕾贝卡没有放慢推轮椅车的速度,“哈勃克,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你就安心做个伤员吧。”
“哈哈哈好的,那就有劳你了。”哈勃克笑道,“话说回来,上校怎么样啦?他是不是离他的大总统梦又进了一步啊?”
这次蕾贝卡稍微放慢了轮椅车的速度,“布雷达没和你说嘛?马斯坦上校他在约定之日时被抓去当人柱,”她又停顿了下,“被夺去了视力,失明了。”
“什么?!”哈勃克惊讶道,“上校他居然……”

◆◆◆◆◆◆◆◆◆◆◆◆◆◆
中央市军队医院比上次哈勃克离开的时候更加拥挤,到处都是伤员和忙碌的医务工作者们。在来的路上,布雷达和蕾贝卡已经跟他详细说明了约定之日的惨烈,包括上校和中尉的负伤,包括艾力克兄弟是如何找回身体,也包括马斯坦上校和马洛克医生约定用贤者之石治疗他们的条件等等。
“看来我真是错过了好多呢,”哈勃克慢慢消化着这庞大的信息量,“上校他还好吧?”
“你见到了他你就知道了,”布雷达道,“他依旧野心勃勃呢,每天缠着我帮他背伊修瓦尔历史。”
哈勃克笑道,“那还真像是他的作风。”

推开病房门,菲力正在给马斯坦上校念着伊修瓦尔战后调查书,法尔曼在一旁整理资料。马斯坦上校听得很认真,在隔壁床位的霍克爱中尉也认真得听着。这两个无时不刻都不想休息的工作狂,哈勃克心想。病房里还有他见过的诺克斯医生和一个脸上几乎没有完整皮肤的中年男子,估计他就是马洛克医生吧。哈勃克向他们一一点头示意。
莉莎·霍克爱看到了哈勃克一行三人微笑道,“哈勃克,好久不见,我们都在等你呢。”
“嗯,好久不见了中尉,我可是听了不少你们的英勇战绩呢”哈勃克回道。
“哈勃克,你可算来了。”罗伊·马斯坦上校辨别着声音的方向,朝哈勃克他们这边转过了头,虽然双眼没有昔日的光彩,但似乎没有特别的消沉,这也让哈勃克放心了点。
“是是,”哈勃克吧轮椅车推到马斯坦床边,“我终于到了,话说回来上校。”哈勃克看了霍克爱中尉脖子上缠着的层层绷带“你们这次可真够呛啊。”
“哈哈哈,是啊,哈勃克”马斯坦笑道,“果然没有你马斯坦小队还是不行啊。”
“饶了我吧上校,”哈勃克摇头道,“你不能人力物力都让我出啊,这样你赊的账永远都还不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不约而同笑了。

 
马洛克医生走到哈勃克面前,手里拿着之前哈勃克的治疗病历, “哈勃克少尉,请你躺倒病床上去吧,我先检查下你的脊椎受损程度。”
“哦,好的。”哈勃克在布雷达和蕾贝卡的帮助下躺到了中尉另一边的空床上。
“哈勃克脊柱受损比较严重”诺克斯医生在给马洛克医生解释病情,“L2-L5都有大小不等的骨折,损伤了脊髓和马尾神经,所以现在一般的外科手术治疗也没效果。”
 马洛克医生道:“嗯,之前我已经看过他的病历,确实是医学无法治愈的程度。”接着给哈勃克做了一些检查后,马洛克送风衣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小小的鲜红色结晶体,哈勃克不自主睁大了双眼,“这……这就是贤者之石?”
“是的”马洛克点了点头,“好了,大家都退后点。”
大家依言纷纷后退,马洛克医生手持贤者之石,对着哈勃克的骶髂关节处,瞬间一道红光照亮了病房,等红光散去后,哈勃克缓缓睁开双眼,“成……成功了吗?”
马洛克医生仍在做着和刚才差不多的检查,“现在只是恢复了你的骨折和神经受损程度,但由于废用下肢关节已久,你还需要进行后期的康复锻炼。”他顿了顿,尝试微笑了下,效果并不理想,“是的,哈勃克少尉,经过康复锻炼后,你是可以痊愈的!”
哈勃克努力动了下双脚,虽然细微,但确实是肉眼可见的肌肉活动了,他难以置信地望向众人,大家也都纷纷替他高兴。
“好了,哈勃克,”布雷达第一个开口,“明天就开始你的康复治疗吧!”
“嗯嗯,我也会帮忙的”蕾贝卡也在旁边附和。
“哈勃克,尽量快点康复归队”马斯坦在霍克爱的搀扶下也走到了哈勃克的床边,戏谑道,“不然你又要跟不上我们的步伐了。”
“了解,上校。”哈勃克终于笑出了声。

 ◆◆◆◆◆◆◆◆◆◆◆◆◆◆◆◆
“好了,马斯坦上校,”马洛克医生把贤者之石递给了上校,“拿去做取回视力的路费吧。”
马斯坦接过贤者之石,像感受温度似的反复握在手中,“如果是钢仔,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莉莎·霍克爱中尉充满担忧地望着马斯坦上校,欲言又止。
“真理真是残酷啊”马斯坦再次握紧了手中的贤者之石,“夺走窥视国家未来之人的视力⋯⋯”他苦笑道,“看来真理也想让我无能呢,中尉。”
“上校,请别这么说,”霍克艾打断马斯坦,“只有我们能判断你是否无能。”
“也是呢,中尉。” 马斯坦下意识望了眼霍克艾,将那猩红的小石头夹在手指中,双手合十,“那就让我再去和真理谈谈吧!”炼成阵启动。

马斯坦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几日前的那个空间,他努力眨了下眼,仍然什么都看不见。
“哟,伊修瓦尔的英雄拿着用伊修瓦尔人民练成的贤者之石来和我做交换了。”有个声音说道。
马斯坦辨别了下声音的方向,转了个方向,“别开玩笑了,真理。”马斯坦表情严肃,“我是个军人,也是国家炼金术师,虽然现在看来国家炼金术师制度动机很可笑,但大多数时候我必须服从命令。”
“那你的视力,值得用这么多伊修瓦尔灵魂来交换吗?”真理并不打算就这么简单放过他。
“伊修瓦尔歼灭战是一切的开始,我不会白白浪费讨回来的视力。”马斯坦握紧了双拳,“我也会推行新政,让一切慢慢回到正轨。这件事只能由我也必须由我来完成。我会用成果来证明伊修瓦尔人民的灵魂是否值得来交换。”
“哈哈哈哈,真是执着又有野心的军人呢。”真理大笑,“好吧,罗伊·马斯坦,你的路费我已经收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马斯坦眨了下眼,终于能看到一扇硕大的门屹立在他面前,他仔细看了下门上的图案,“这就是我的门吗?”
“是的,”真理回答,“你还想用它来和我交换什么吗?”
“不,”那扇门缓缓打开,“只是让我想到了我要保护的人的后背而已。”马斯坦从门中走出去,“再见了,真理。”
“再见了,野心家。”



“上校,上校你还好吗?”是霍克艾中尉的声音。
“……”马斯坦缓缓睁开双眼,遇上了霍克艾中尉担忧的眼神,他伸出手想去抚摸她脖子缠着的绷带,“对不起啊中尉,又让你担心了。”
霍克艾努力不让泪水夺眶而出,微笑道,“是啊,上校,你总是不能让人省心。”
马斯坦看向众人,眼神坚定:“诸位,看来你们又要和我一起回东方了,不许有怨言,跟我来吧!”
“是!上校!”马斯坦小队齐声道。

“喂喂,你个臭小子,我们可不是你的部下啊!”在一边的诺克斯医生小声对马洛克医生嘀咕,“这么快就耍上威风了。”
“哈哈哈,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病床上的哈勃克顺手点了支烟,“马斯坦小队,夺回作战成功!”



评论
热度 ( 13 )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